李七月5 款游戏里过另一种人生|单读 在这-单读0条评论

2019年03月15日   分类:全部文章   1人浏览

李七月5 款游戏里过另一种人生|单读 在这-单读

李七月
我们热衷于寻找好故事,电影、书籍、绘画......不止如此,游戏同样也可以是叙事的优秀载体,它们完美满足了你“想要钻进屏幕里”的渴望。
盛夏不想出门,眼下的剧看了大半,那何不来试试下面几款游戏?单读精心准备了五款游戏,在娱乐产品的外壳下,它们探索了极严肃的议题:人性是什么、有什么能够传承下来,以及我们如何正视时代。


《底特律:变人》
“一款比电影更电影的游戏。”
游玩时间:5 小时

《底特律:变人》故事发生在距今 20 年后的近未来世界,仿生人技术高度普及,代替大部分人类劳动。
在这个新世界里:
你是家政型机器人卡拉,服务一名染上毒瘾的单身父亲,他每天都在恐吓和殴打自己的小女儿爱丽丝。
你是外派到警局的搜查型机器人康纳,奉命追查“异常仿生人”。
你是马库斯,将领导你的仿生人同胞争取权益。

▲绝美康纳
《底特律》的原始剧本多达3000页,游戏总监大卫·凯奇不得不在编剧过程中使用统计图表,以便更清晰地规划角色们的命运。
这款“火到圈外”的游戏获得了巨大的关注,甚至一度出现在微博热搜榜前几位,获得了超过两亿的搜索次数。在那里,仿生人们隔着次元壁和各路明星综艺对望。
▲游戏设定图
单纯观看《底特律:变人》也不失为一种享受,热衷于浏览他人通关路线的“云玩家”撑起了它的大半热度。
你大可准备好“肥宅快乐套餐”,在视频网站上欣赏不同的故事路线,看别的玩家拯救世界,或者把一切搞砸。

《去月球》“这是一款垃圾游戏,因为你根本无法透过眼泪看到屏幕。”
游玩时间:3 小时

你是否愿意花一个休息日的下午,去体验人一生全部的爱和失去?
《去月球》以其精美细腻的演出效果和感人的故事发展获得了众多好评,并在 2011 年的 Gamespot 年度最佳游戏中胜过《传送门2》等大作获得最佳游戏剧本奖。
▲细腻清新的视觉风格
尽管其极简的架构与独立游戏老生常谈的资金技术难题挂钩。但其朴素优雅的叙事风格明显是作者有意识的结果,仅凭人物的站位、表情、互动,就能精准地释放剧情本身的力量。
第一次接触你可能会被它简陋的画风和易懂的解密元素冒犯到:这是哪门子儿童益智游戏?但渐渐,你会发现《去月球》从遗愿出发,抽丝剥茧地展现了人最脆弱的部分——记忆。
▲约翰和瑞娃的约定在未来,技术可以帮助人通过更改记忆营造一个幻境完成夙愿,实现“精神上的安乐死”。
拍档伊娃和尼尔接到任务,老人约翰想要去月球,却不知道原因。随着一次次的记忆穿梭,关于约翰与妻子瑞娃的爱情真相也铺陈在我们眼前。约翰穷尽一生想要治好她,却忽视了自己也是病人……
▲游戏的主要操作就是激活一个个记忆碎片
一开始我们以为约翰爱错了人,后来却发现:他甚至搞不清自己是谁,为了爱一个人而欺骗了自己一生。
《奇异人生》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最想改变什么?”
游玩时间:4小时

如果你在一次返乡之旅中发现自己掌握了回溯时间的超能力,而你高中时代又恰好有一名密友死于枪击,你会怎么办?
18岁少女麦克斯发现自己拥有了回溯时间的能力,从而想要拯救曾死于他人枪口下的伙伴,并且不得不处理一系列烂摊子——滥用超能力引发的蝴蝶效应。
▲谢天谢地,她们亲嘴了!
《奇异人生》的steam 平台通关率极高,且在89941篇用户评测中96%好评。
超能力援救和风平浪静的校园生活之间的强烈反差,赋予《奇异人生》巨大的魅力。《奇异人生》完美地呈现了一个经典的 80 年代美国高中,那段为成绩、社交、青春痘发愁的时光。如果撇开时间回溯,这完全是大多人再熟悉不过的学院岁月。

当然,稍稍有一点特殊的是:主角麦克斯要学会正视自己对克洛伊的情感——不仅仅是友情而已。
在流程后半,随着获得超能力伊始的新鲜感和全能感的消退,玩家会意识到:回溯时间不是万能的,人一定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伊迪丝芬奇的记忆》
“必须死,不死不让通关。”
游玩时间:2 小时

对于玩家来说,“死”可算不上什么好事。大部分游戏都鼓励玩家避免死亡,死亡意味着丢失金币、掉落物品、摔烂手柄、从头再来等一连串糟糕的事情......等等,我是说,死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芬奇家的家族树
简单来讲,《伊迪丝芬奇的记忆》是一款操纵芬奇家族成员赴死的游戏。玩家视角在家族成员间变换更迭,第一视角体验他们死亡当日的生活。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倒霉家族”,家族成员大都死法荒诞:荡秋千飞下悬崖,拍照被鹿撞下山谷,就连乖乖待在家里,也会被牙膏噎死。
▲选择回到旧宅追查真相的伊迪丝
作为最年轻的一位成员,伊迪丝芬奇回到家族旧宅,追查死亡诅咒,为何芬奇家每一代只有一名成员可以活下来传承子嗣?
终将到来的死亡,这是生活的重要特质。人死不能复生,至少不能通过投币或者按按钮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

在 Lewis 一章中,玩家视角在他脑内的雄奇冒险和现实的流水线工厂之间反复转换,美好想象和工业化压榨形成巨大反差,最后 Lewis 俯首接受王冠的瞬间竟是把头送向了切鱼的铡刀。游戏里的这些瞬间接近于迷幻药发作,常识的有色眼镜被摘下,玩家在川流不息的生命碎片中迷失。

▲Lewis 的幻境
《伊迪丝芬奇的记忆》,中文译名更像原名的呼应, 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伊迪丝芬奇留下了什么?诅咒的真相是什么?去游戏里寻找吧,相信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返校》
“难道人不是生而自由吗?”
游玩时间:3 小时

《返校》的故事背景是上世纪50、60 年代的台湾,如果你对那段历史有些了解,就不难理解当时的压抑环境。台湾岛笼罩在白色恐怖下,国民党出于对战败退居台湾的反思以及反攻大陆计划考量而颁布了一系列戒严令。
▲以手账呈现的索引权力越界,人的基本权利岌岌可危, “匪谍”成了最恐怖的帽子。比起制度之恶,被阴暗掳获的心更让人不寒而栗:最恐怖的事物莫过于我们的邻人。
玩家操作主角方芮欣在校园里徘徊,不断拼凑起记忆:压抑的大环境、破碎的家庭、师生恋、读书会,回忆起自己犯下的错误——“握笔如枪”却指错了对象。
▲充满象征意味的游戏画面
近年来本土恐怖影像的探索屡屡陷入困境,中式元素带来的一丝土气和诙谐反而冲淡了苦苦营造的惊悚氛围。
而《返校》则成功给出了“中式恐怖”的一种可能,城隍庙、黑白无常、脚尾饭,对这些地道民间文化资源的使用可以看出主创对其的深刻理解。

▲经典的民间元素:黑白无常
“难道人不是生来自由的吗”,游戏中围困方芮欣生活的诘问,难道不也是我们的烦恼吗?我们在追逐幸福路上千疮百孔,而这些伤口极有可能成为恶意流出的地方。

编辑丨S-H
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上图,购买全新上市的《单读 17 :人的困境》

▼▼夏日不仅有游戏

转载请注明:李七月 » 李七月5 款游戏里过另一种人生|单读 在这-单读